快捷搜索:  

疫情救助款去向不明 美政府层层设障阻监督

疫情救助款去向不明 美政府层层设障阻监督 2020-06-19 11:27:45来源:中央广电总台央视新闻客户端编辑:赵柠

当地时间6月16日,美国地方法院法官阿米特 梅塔做出裁决,要求财政部不得继续扣留国会已经批准发放给美国原住民部落的新冠疫情救助金。此前,财政部自行决定暂缓国会批准的上亿美元印第安部落救助金。

自从特朗普3月签署2万亿新冠救助法案以来,援助资金的流向一直是美国多方争辩的焦点。一方面是弱势群体拿钱难,而另一方面却是权贵阶级、甚至国会议员,通过救助法案分羹获利。美国舆论普遍质疑,公共监督已因政府设立的层层障碍而无法实现,如此行事,完全不可接受。

北美观察丨疫情救助款去向不明 美政府层层设障阻监督

△《国会山》报道,虽然国会早于数月前就已批准纾困法案为美国原住民部落拨款80亿美元,但财政部居然一直拖沓未能落实

财政部截款不发,原住民一等再等

据报道,虽然国会早于数月前就已批准纾困法案,为美国原住民部落政府拨款80亿美元,但财政部居然拖沓超过80天仍未落实。至今,财政部还在考虑款项如何发放,并试图暂缓其中的6.79亿美元,以另行发放给设立在原住民部落内的企业。

6月16日,美国地方法院法官阿米特 梅塔做出裁决,要求财政部不得继续扣留救助金。梅塔在裁决时说: 他们等了80天,已经太长了。 梅塔认为,财政部自行决定暂缓发放6.79亿美元是 完全说不过去的 。

美国参院印第安事务委员会副主席汤姆 乌德尔说: 特朗普政府使用了无数毫无根据的借口拖沓拨款,现在法院已经宣判,他们不能再找借口了。 乌德尔表示,财政部拖泥带水的代价,是原著民部落持续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肆虐,无法摆脱困境。

小企业贷款进议员腰包,家财万贯仍索要救助

另一方面,为帮助中小企业应对新冠疫情,美国小企业管理局目前已经发放超过6600亿美元的薪资保护计划贷款。媒体指出,相比很多小企业难以获得资助贷款,一些国会议员和家人却已成为该计划的直接受益者。

典型的就是德克萨斯州众议员罗杰 威廉姆斯。他的自身资产已超过2700万美元,但其在德州的吉普车经销点却仍然收到了贷款。此外,内华达州众议员苏西 李的丈夫是当地赌场开发商,也收到了上百万美元的薪资保护计划贷款。有报道指出,李曾亲自游说小企业管理局,为当地赌场争取贷款。

此外,舆论也始终在追问总统特朗普的家族企业是否通过薪资保护计划申请了贷款?疫情初期,特朗普曾公开拒绝承诺不会接受纾困法案提供的援助。他在三月的一次白宫记者会上说: 我们得看情况。 特朗普还告诉记者: 我有酒店。我当选时,大家都知道我有酒店。他们知道我是成功人士。

众议员凯蒂 波特对这种乱象批评道: 如果你是亿万富翁,还在这次大萧条以来最大的失业潮中碰纳税人的钱,那么,你要向美国人民做出解释。 但是,若想知道纳税人的钱究竟流向了哪些政客的腰包,财政部对此却首先站出来表示 无可奉告。

北美观察丨疫情救助款去向不明 美政府层层设障阻监督

△美国媒体《政治》调查发现,一些国会议员和家人居然成为了直接受益对象

明文规定数据公开,政府议员竟齐心反对

美国多家媒体指出,1991年以来,按照明文规定,小型企业管理局一直公开接受该机构名为 7(a)贷款计划 的小企业详细信息。此次纾困法案中的薪资保护计划,实际上是明确建立在7(a)贷款计划程序基础之上,但同时又与传统贷款不同,只要做到不裁员,薪资保护计划提供的贷款就可免于返还。

如此特殊的贷款情况,本应将贷款人 置于更高级别的审查之下 ,然而事实却大相径庭。6月10日,财政部长姆努钦在参院听证会上称: 我们认为薪资保护计划的贷款金额和企业信息都是私有信息。 意即,由于涉及 机密信息 ,贷款企业信息将不予公开,从而意味着收回了此前表示的公开贷款人信息的承诺。

对于姆努钦的表态,舆论普遍质疑,民主党人更是提出立法提案,要求公开贷款超过200万美元的企业信息。然而,提案却受到共和党146名议员的一致反对,其中就包括媒体此前披露收到贷款的富豪议员。提案的起草者、众议员迪恩 菲利普斯对此表示,他提此案的初衷并不是为了戳穿某些国会议员,而且也不认为议员们会从一开始就做到坦率透明,但没想到,竟然还是被全票否决了。

北美观察丨疫情救助款去向不明 美政府层层设障阻监督

△《华盛顿邮报》评论指出,政府已努力破坏了几乎所有问责机制

总统立场白纸黑字,公共监督障碍重重

对于姆努钦公开收回此前表示的发布贷款人信息的承诺,媒体批评 政府已努力破坏了几乎所有问责机制 。舆论指出,特朗普政府虽然口头多次承诺公开透明,但疫情开始后,短短几个月内就解雇了包括国务院、交通运输部、卫生和公共服务部、国防部、美国情报界的5名监察长。这些监察长要么身负监督政府应对疫情的职责,要么曾公开披露疫情问题,甚至正在参与调查特朗普和身边亲信高官的权力滥用行为。这一系列践踏制度的行为,无疑是要拒绝监督,无视自己对国家和人民的责任。

其实,早在今年3月27日,特朗普签署价值2万亿新冠救助法案时,就已经表示了对救助金发放接受监督的态度。他在当天的总统声明中谈到,财政部内新设立疫情复苏特别督察长一职,但是, 我和我的政府不会将此规定视为特别督察长有权在没有总统监督的情况下向国会发布报告。 意思就是,没和总统打招呼,就甭想向国会汇报。

对此,《华盛顿邮报》评论说,实在 令人无法接受 。舆论则认为,任何政府部门的支出计划,都应接受监督和保持透明,而对于当今政府和新冠疫情的相关支出而言,公众监督更是格外关键,因为这两者尤其会受到裙带关系以及权力滥用的影响。

(原标题:北美观察丨疫情救助款去向不明 美政府层层设障阻监督)

疫情救助款去向不明 美政府层层设障阻监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